網頁

2016年6月2日 星期四

身心障兒童遊戲權及融合式遊樂設施設置問題

你聽過身心障礙兒童歡喜遊樂的笑聲嗎?你知道什麼是融合式遊樂設施嗎?公園與校園的遊樂場一定要把身心障礙兒童排拒在外嗎?5月12日我已初步質詢社會局長,6月3日我要繼續質詢柯市長,邀請大家一起來關心!
‪#‎兒童遊戲權‬
‪#‎融合式設計‬
‪#‎accessible‬
‪#‎inclusive‬

2013年10月18日 星期五

「郝」特權,特別條款將花博違建就地合法!

今天召開記者會並質詢市府官員,痛批郝市府特權取巧、玩弄法律,利用指定為紀念性建築的方式,將花博三個園區14個場館,由臨時性建築搖身一變成為永久建築,首開全國惡例。以下分別為質詢畫面與記者會新聞稿。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召開記者會指出,郝龍斌市長大開全國先例,用紀念性建築幫花博臨時性建築解套,免除建築法規定與逃避環評程序,儼然是用特權幫花博臨時場館就地合法。當初,郝市長為舉辦花卉博覽會,好大喜功斥資
214000萬興建的花博場館,已變成味如雞肋的政績,這些仰賴專簽展延至2015年的花博臨時場館(表一),礙於現行建築法規遲遲無法變更為永久性建築,期限一過就會變成實質的「大違建」。根據議員調閱資料發現,產發局於87日用市長專簽以建築法第99條第一項,把花博臨時場館指定為「紀念性建築」,規避了相關法規對於建築物規範的限制,方便日後得以申請建築執照和使用執照,完成變更為永久性建築的程序,將違建就地合法化。然而,翻閱台灣建築歷史中,完全沒有任何由臨時性建築變為永久性建築的案例,不禁讓民眾要說,如果這不是特權違建,那還有什麼是特權違建,而且還是個成功的特權違建!
         李慶鋒議員指出,臨時性建築如果要申請成為永久性建築,必須要依建築法重新向建管處申請建築執照及使用執照,符合建築、消防相關法規的規範。可是內政部於20131月修訂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篇第321條,建築物室內裝修的綠建材使用占總面積之比率,從原來的5%提高到45%(表二)此舉導致所有花博臨時場館不符合綠建材使用比率。因為就連取得綠建築鑽石級標章的新生三館(生活館、未來館、夢想館),綠建材使用率也僅僅為35%,更何況其他尚未檢討綠建材使用率的新建展館。為了查出花博所有臨時建築場館,產發局明年度準備要花費300萬經費檢討各個場館,有哪些是不符建築法規定。議員批評,就是因為郝市長倉促舉辦花博,沒有完善規劃花博場館興建模式與後續利用方式,如今導致只能使用「紀念性建築」的特權手段來強硬過關,還要編列預算幫郝市長引以為傲的花博政績自圓其說。
         議員表示,產發局更可惡的行徑是,依環境影響評估法認定標準,展覽會場所開發建築樓地板面積達3萬平方公尺以上要做環評審議。舉辦花博明明是圓山園區、美術園區、新生園區做整體開發,新建場館樓地板面積應該為44886.21平方公尺才對,本來就應該做環評審議(表三)產發局卻技巧性的將爭豔館新建部分與流行館,分割出來作為會產特定專用區,以將剩下的樓地板面積23310.44平方公尺,函文給環保局來免除環評。顯然台北市政府先用臨時性建築開發花博公園,規避環評審議;現在為達到變更永久性建築目的,用分割區塊大玩數字遊戲的方式,又規避環評審議一次,顯示出產發局擺明是「先上車不補票」,知法玩法的惡劣心態!
          李慶鋒議員指出,郝市長彰顯花博公園是美麗台北時說過:「花博綠建築不僅是台北的驕傲,更是台灣的驕傲」,諷刺的是現在卡在綠建材使用比率不符現行建築規定,根本就是自打嘴巴。眼見時間日益逼近的臨時建築展延期限,花博公園後年即將出現一棟棟的大違建,只好引用全台首例的「紀念性建築」,做建築法規上的解套;並且規避環評的冗長程序,不肯為當初大興土木做背書。如此一來,未來的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2017世界大學運動會是否又用這種特權違建,稟照辦理。議員批評,對照台北市每年有5000多件違建被查報拆除,花博臨時場館不能因為任何特別理由,用特權手段逃避適用的建築法規及環評審議 ,成為全國首例的「特權違建」!


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居住不正義!?首長月付700元坐擁高級豪宅,小市民月付上萬住小套房!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陳建銘召開記者會指出,面對台北市日益高漲的房價與物價,民眾只能苦哈哈的過日子,就算想租房子也要繳交昂貴的管理費。但是根據議員調閱資料發現,位於高級地段的台北市首長宿舍,首長官員只要每個月支付700元使用費,就能享有55坪以上附車位的豪華宿舍,平均一坪使用費僅僅9.19至12.6元而已。這些位於中山北路、基河路與新生北路共23戶的首長宿舍屬於財政局及人事處所有,人事處編列每月53萬5672元的租金繳交回市庫,另外還要編列每月14萬7565元的管理費繳交給管理委員會。而相對於承租台北市公營住宅的市民,繳交的租金已經被強制含括管理費,根本不符合張金鶚副市長強調的「居住正義」!

    李慶鋒議員表示,首長宿舍設置的目的是方便居住外縣市的首長來台北市政府服務時,能有一個安置家庭、棲身的住所。演變至今,局處首長們不管原先是否於台北市擁有房子,大部分都會申請首長宿舍使用,40位的副市長、正副秘書長與一級首長有12位入住首長宿舍(附件一)。顯見寬敞舒適、生活機能方便的首長宿舍是每位首長炙手可熱的選擇,尤其是中山北路二段442527號的「御成町」,16戶就住了11位首長。對於首長宿舍的管理及分配,市府早在2001年就制定「台北市政府首長宿舍管理要點」。議員批評,一般的社區管理委員會,每年都會針對管理費是否合乎維護及物業管理成本,要不要調漲做討論。管理要點卻歷經了12年數次的修改,完全沒有針對首長宿舍使用費做檢討,依然700元,擺明拿納稅人的錢把市有財產「賤租」給市府首長來使用!


    兩位議員表示,台北市的公營住宅,除了大龍峒公營住宅依房型來收取管理費,其他的行天宮、敦煌、萬隆公營住宅都是依坪數來做收費標準(表一),每月要付10004200元以上的管理費,才能租到平價租金的公營住宅。首長宿舍也是跟公營住宅一樣,依地點的不同用坪數或房型來收取管理費,收費標準也是跟 公營住宅相當。相比之下,入住首長所繳的700元使用費,卻連每月的管理費都不夠支付;而承租公營住宅的市民管理費,被包含在每月繳交給都發局的房屋租金之內,活生生的被政府機關給宰割。

    李慶鋒、陳建銘議員指出,如今張金鶚副市長高喊著「居住正義」進入市府服務,盼改善台北房價、居住、都更等問題。但是700元的首長宿舍使用費,凸顯出首長們不食肉糜般,無法了解小市民對於物價房價飆漲的痛苦,這樣子要如何把台北市打造成一個環境友善、社會公平、保障弱勢的宜居城市呢?因此議員要求,2001年以來一直沒有做檢討的首長宿舍使用費,人事處至少必須重新制定一套收費標準,將首長宿舍使用費貼近台北市的房價與消費者物價指數,並且檢討是否由首長負擔管理費,甚至改分配至其他較為平價的房舍,以免加劇台北市的居住不正義。



表一、台北市公營住宅

地點
房型
坪數
每戶租金(內含管理費)
管理費計算方式
大龍峒公營住宅
1
26
11,200
1,200/
3
48
21,200
2,200/
行天宮站公營住宅
套房
10
10,700
每坪100
12
12,000
16
13,600
敦煌公營住宅
3
35
21,900
每坪80
萬隆站公營住宅
套房
1321
8,500~12,000
每坪100
1
1824
11,500~14,000
2
2736
15,500~19,500
3
42
22,500
資料來源:台北市都市發展局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古蹟的「無敵破壞王」----遠雄大巨蛋!



        台北市政府先前處心積慮讓大巨蛋的環評有條件通過,讓遠雄公司如火如荼的進行大巨蛋興建工程,但是與大巨蛋工程興建地只有一牆之隔的台北市市定古蹟「松山文創園區」,目前正飽受嚴重的工程損害。由於「松山文創園區」常常規劃展覽與藝文活動,已經成為深受市民喜愛的休閒場所,但是現在走進去園區,卻可以看到屬於古蹟本體的「製菸工廠1樓、2樓」、「辦公廳」、「一至五號倉庫」、「中央水池」有多處嚴重的裂縫和漏水,而且從20132月初的會議紀錄中就已經發現有損害,但是直到目前為止都只有施作暫時的補救措施,修復進度緩慢,完全沒有考量到古蹟的珍貴歷史價值和市民的參觀安全,痛批遠雄公司不負責任,讓大巨蛋變成大混蛋,化身古蹟的「無敵破壞王」

        2001年時台北市政府將松山菸廠內的「辦公廳」、「製菸工廠」、「鍋爐房」、「一至五號倉庫」指定為市定古蹟,但因為荒廢已久,所以從2007年開始進行古蹟整建及修復工作,總經費高達55千多萬元,好不容易在2011年開園啟用,成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松山文創園區」。沒想到才經過一年多,就因為遠雄公司的大巨蛋興建工程,大型機具的動工開挖等因素,讓古蹟的辛苦修復付之一炬,現場我們可以看到的損害狀況如下:
1、「製菸工廠的1樓、2樓」牆壁、天花板和地板都有多處明顯的裂縫,而且漏水嚴重;
2、「辦公廳」的走廊及橫樑也有嚴重裂縫;
3、「中央水池」有產生新裂縫導致漏水;
4、「一至五號倉庫」牆壁有新產生寬達5公分的裂縫完全未做修補。


  

        前一陣子最夯的「哆啦A夢誕生前100年特展」就是在松山文創園區展出,參觀民眾踴躍,當時就已經有市民反映為何剛修繕完成的古蹟建築物,卻已經到處有裂痕和漏水?而且目前施作的補救措施也是相當簡陋,不僅影響園區的整體美觀,更讓路過的民眾擔心是不是隨時有東西會掉下來,或者裂縫會越來越大影響古蹟建築物的結構安全。遠雄公司大巨蛋蓋好以後,台灣的棒球比賽是不是付得起場地租金打球都還不知道,但是松山文創園區的古蹟和建物目前卻已經很明確的遭殃了,這和市府原先預定打造「松山文創園區」成為一個亮眼的台北市文化地標和市民休閒好去處的規劃,可以說是背道而馳。對於大巨蛋興建這件事,台北市民根本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本人強烈要求,既然損害已經造成,主管松山文創園區的文化局,大巨蛋興建案的主辦機關體育局以及監督台北市工程案的建管處,都必須負起把關的責任,首先應該積極要求遠雄公司在最短時間內,用最高品質的修繕工程來完成所有損壞的復原,再來也要對園區內所有建築物做更密集和嚴格的檢查,並提出鑑定報告確保古蹟結構和民眾休閒的安全。如果上述兩項工作都無法完成,建管處就應該比照建築工程施工「損鄰事件」的重大案件,進一步要求大巨蛋興建工程「勒令停工」,等到確認結構安全和完成修復後才能復工,不能讓財團只顧賺錢卻罔顧市民權益。台北市申辦「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專案辦公室就設在「松山文創園區」的「製菸工廠」古蹟內,市府的申辦主軸是「不斷提升的城市」,未來這些損壞、簡陋的畫面依舊持續存在的話,對於申辦「世界設計之都」活動來說就是一大諷刺,因為我們連最基本的歷史記憶和文化資產都顧不好,又哪來的提升!看在「世界設計之都」評審團的眼裡想必也是大大扣分。

2013年2月8日 星期五

「楚門的世界」動物園志工版---- 猶如巨大攝影棚的志工休息室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召開記者會表示,動物園志工一直以來都抱持著龐大的熱誠來服務進場遊客;不過,農曆春節假期將近,卻發生志工士氣越來越低落的事情。有員工就向議員投訴,園方因為去年12月左右時志工休息室內的財物失竊,在志工休息室內裝設三支監視錄影器,讓動物園志工宛如「楚門的世界」主角一樣,活在被人監視的環境中。從影片與照片可以看出,志工休息室的三支監視錄影器組成交叉火網,不把監視錄影器架設志工休息室的門口或大樓出入口,監控進出的可疑人物,擺明將志工當成竊盜犯來看待。員工抱怨18日裝設監視錄影器以來,志工們在午餐或休息時段處於監控的範圍之內,導致志工於休息室做草率的用餐、不願意補眠,只想趕快離開志工休息室。園方此種監控手段根本就是懷疑動物園志工服務隊的346名志工,讓志工承受極大的不信任壓力;在如此的環境和氛圍中,遊客怎麼可能會感受到志工的服務熱誠以及親切態度呢?

         李慶鋒議員指出,位於行政大樓一樓的志工休息室,屬於動物園志工服務隊的專屬休憩空間,用來分配勤務、排班待命、研習研討、閱讀自修、交流感情之用。休息室現在卻有三支監視錄影器監控著志工們,就如同區內的明星動物,熊貓「團團」「圓圓」、無尾熊「派翠克」、非洲象、國王企鵝一樣,以監視錄影器監看和記錄活動,確保動物們的作息正常。對照之下,志工休息室淪為另一個動物館,志工變身成為明星動物,隨時受到園方的監視管控。議員批評,動物園志工們是基於動物保護、生態教育宣導服務抱有熱情,才加入志工服務隊服務入園參觀民眾和協助園方推廣教育活動,只有領取微薄的餐點及交通補助費。志工這樣的熱情被用明星動物般的「高級規格」來當作竊盜嫌疑犯看待,等於被潑了一盆冷水。

         李慶鋒議員表示,郝龍斌市長曾經於2010年競選台北市市長連任時,公布「人權政策白皮書」宣示透過人權保障諮詢委員會,來加強監督市府各機關對人權的尊崇與保障,打造以市民為尊、安全和平、保護弱勢的城市。難道郝市長的人權政策是允許動物園園方架設監視錄影機,危害志工們的人權嗎?讓志工隱私、休息空間受到侵犯,糟蹋他們對於動物園、動物的愛與熱誠!
    李慶鋒議員指出,志工在動物園服務,必須做五花八門的工作,大至到動物的行為研究、小至到一般行政庶務工作。但是,台北市立動物園對於自願服務的志工,卻沒有相對的重視。日前才被踢爆積欠志工數月的誤餐費,現今又被內部員工看不下去園方在志工休息室架設監視錄影器,不尊重志工們的權利。顯見動物園園方根本不重視志工服務隊,將他們視為一群廉價的勞工而已。如果園方重視懷抱熱誠的志工,應該將志工休息室的三支監視錄影器拆除,改於門口或大樓出口設置,給予志工應有基本的尊重!

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倉儲業的變形金剛,迷你倉庫遊走法律邊緣!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召開記者會指出,因應「台北居大不易」,這幾年坊間開始出現迷你倉庫的新興行業,檢閱全台北市4家迷你倉庫業者的13家分店,竟然有9家店面不符合土地分區使用規定、11家店面室內裝修沒有提出過申請,消防安全性遭受到質疑。這些任由業者遊走於法規邊緣的迷你倉庫,在網路上大打標榜安全、合法、便利的廣告,提供每月10007000元價格與坪數大小不等的置物倉庫出租,解決生活範圍狹小與收納空間不足的煩惱,吸引許多消費者承租。有民眾就擔心迷你倉庫大多存放衣物、傢具、甚至停放機車等易燃物品會造成消防火災的問題。另外號稱24小時全自助式的迷你倉庫,也存在著公共安全的問題。因此,就有業者的分店與住戶管委會協調不成,導致延後開幕的困境。面對這些疑慮,如果都發局、建管處與消防局沒有拿出有效的管理或配套措施,用以保障周遭住戶安全與消費者利益的話,可能埋下消防與居家安全的不定時炸彈!

         李慶鋒議員表示,經濟部對於迷你倉庫的公司營業項目代碼,不以限制較嚴苛的「倉儲業」來認定,反而用「單純出租置物空間供人存放物品者,則尚可歸類『租賃業』」做商業登記的解釋(表一),讓迷你倉庫成了倉儲業的「變形金剛」,都發局因此可以用較為寬鬆的「一般服務業」組別,來適用土地使用分區之規定。但即便如此,依照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規定,「一般服務業」也只能允許於商業區設立,其他的土地使用分區(如住宅區、工業區等)都是禁止設立或是附條件允許設立,並且限制在建築物第一層及地下一層做使用(表二)現在,台北市內有近七成的迷你倉庫是藏身於住宅區或建築物二樓以上,就已經違反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

         另外一方面迷你倉庫的業者多採整層樓打通、減少隔牆的店面裝潢,用以增加倉庫的擺放數量與集中性。裝潢期間就應該要依照「建築物室內裝修管理辦法」提出申請,由建管處與消防局做裝修材料、分隔牆構造、消防設備配置的核定。但北市目前現存的迷你倉庫中有八成以上沒有申請,如此一來便缺乏主管機關的消防、裝材檢驗。三位議員批評,如果未來發生火警、地震,災情勢必隨著倉庫內機車內的汽油及其他大量可燃物品、造成嚴重消防災害,如何保障居民生命安全或是消費者財產都是市府要重視之處。

         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三位議員指出,迷你倉庫業者以全天候保全監控、刷卡系統控制進出,提供消費者存放物品的安全保障,除了一般民眾之外,還吸引公司與店家老闆存儲自己的商品、文件、生財器具。因此,造就出「什麼都擺,什麼都不奇怪」的現象:
l   有人就將倉庫佈置為行動工作室用來辦公,節省租用辦公室龐大開銷。
l   店家看重業者的恆溫空調,儲藏不易腐敗的食物原料(如:咖啡、麵粉)、紅酒、精油與高級名畫。
l   重機愛好者用來停放重型機車,解決台北都市停車位一位難求、價格昂貴的困擾。

         三位議員表示就是因為如此的方便,在去年曾經就發生有嫌疑犯將換洗衣物與作案工作放置迷你倉庫之中,便於自己藏匿逃亡。讓迷你倉庫除了消防安全問題之外,還有公共安全之疑慮,因為對於可以儲藏什麼物品,並無相關法律規定可管理,相關單位也不應該忽略。
李慶鋒、簡余晏、陳建銘三位議員表示,迷你倉庫這種針對大都市寸土寸金產生的新型態行業,其實應該比較偏向「倉儲業」做使用,不能僅單純把經濟部與商業處對於商業登記的「租賃業」認定,所衍生出的都市計畫法令的「一般服務業」組別做控管。有關單位必須從上游的都市計畫法令到下游的消防、裝修材料、儲藏物品性質,做整個通盤的規劃與檢討,才可以防範未來可能出現的災害悲劇發生!
                                


表一、經濟部對於公司行號營業項目「倉儲業」與「租賃業」之解釋


倉儲業
租賃業
定義內容
從事經營租賃取酬之堆棧、棚棧、倉庫、保稅倉庫、冷凍冷藏倉庫等行業。
須許可業務(船舶出租業、小客車租賃業、小貨車租賃業)及不動產、貨櫃除外之物品租賃(如機器設備租賃、運動及娛樂用品租賃、服飾出租、盆栽、桌椅、小說、家庭用品。腳踏車、機車、遊艇、小船等);及提供不含牌照之汽車交通運輸工具租賃;自用大客車、自用大貨車之融資性租賃業務。


表二、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之「一般服務業」使用規定。
土地使用分區
住宅區
商業區
工業區
住一
住二
住三
住四
商一
商二
商三
商四
工二
工三
一般服務業(300㎡以上)
一般服務業(未達300㎡)

備註:O為允許設立、
      ╳為不允許設立、
      為附條件允許設立(限於建築物第一層及地下一層使用,營業樓地板面積應在500  方公尺以下,設置地點應臨接寬度八公尺以上之道路。)

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郝龍斌的視頻魔術!?用「新十大建設」掩飾「舊十大建設」的失敗


    
    台北市議員李慶鋒、陳建銘召開記者會表示,郝龍斌市長於2012年年底就職六週年的記者會上,宣佈推出「新十大建設」來期望吸引民間與政府資金為台北市投入約3700億元的經費,創造57千個工作機會與510倍的民間財富。但是根據議員調閱資料發現,早在2010年郝市長連任就職記者會,就已經信誓旦旦提出過相同的口號,如今又向台北市民拍胸脯保證未來510年為台北市重大投資的「新十大建設」,難道郝市長與身邊幕僚已經忘記自己講過的「舊十大建設」嗎?依照研考會所做的政策進度追蹤,當時以大台北黃金雙子城計畫為首的十大建設,竟然只有「推動e化教育」一項達到政策完成之目標,其他多數建設不是規劃中就是執行進度落後。從聽奧、花博、世大運到爭取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凸顯郝政府喜好以畫大餅的方式給台北市民帶來願景,但是又缺乏一套完整政策規劃及控管,不能光憑把政策剪接拼湊來欺騙市民。因此郝市長如果想全力推動「新十大建設」,就請先向市民說明:「2010年,那一年說好的十大建設呢?」,不然又會淪為轉移六年來施政滿意度不佳、重大建設落後的手段。
         兩位議員指出,2010年就職演說中提到的「十大建設」(表一),從研考會提供資料來看已經嚴重停擺與進度落後,這些建設出現以下的情形:
1.          開發延宕:「社子島開發」、「士林北投科技園區開發」於市府由府列管的施政計畫,列為執行進度遲緩。尤其屬於社子島開發前置作業,預計去年1231通車,耗資32.6億元的社子大橋新建工程,要延宕至今年5月才開放通車。
2.          規劃緩慢:「淡水河曼哈頓計畫」、「積極興建網球中心、籃球中心、大巨蛋等大型體育設施」,除了大巨蛋已經動工外,其他建設仍然處於紙上談兵之階段。
3.          政策跳票:「爭取舉辦東亞運及亞運」項目,因為申辦到2017年世大運而於去年3月主動放棄申辦2019年亞運。
4.          舊酒裝新瓶:「一年一條捷運通車」原本就為連續性的交通建設發展,「台北車站雙子星計畫」更未與得標廠商完成簽約動作,這兩項建設卻還是被列為「新十大建設」。
兩位議員批評,郝龍斌與朱立倫市長在這屆五都首長選舉,主打的「大台北黃金雙子城計畫」共計45項合作方案,目前只有完成9案,其餘36案還在由相關局處與新北市政府的對口單位召開工作小組會議研商中。其中宣稱已完成的淡水河流域管理局合作案,至今只開過四次工作小組會議,顯見郝市府將「大台北黃金雙子城計畫」做為競選政治標語。
李慶鋒、陳建銘兩位議員指出,BOT模式依公共行政理論的觀點,可以將政府產權、生產、功能責任移轉至民間企業上,由民間企業出錢出力以規避政府的預算限制及冗員產生;並希望民間業者基於商業誘因來讓標的物運作更有效率。但是,政府常為了收割政治果實或被既得利益團體綁架,草率的利弊評估就把BOT建設交予財團,最終造成圖利財團情形的發生。郝市長上個月所提出的「新十大建設」,有7項建設是以BOT聯合開發等興建模式來做建設(表二),佔3700億元中的57%,讓人不免擔心是要「吸引民間活水注入經濟」,還是要「吸引財團活水控制經濟」?
         李慶鋒、陳建銘兩位議員表示,郝市長常以砸大錢、畫大餅的好大喜功方式,舉辦大型活動或者是重大建設開發,以彰顯自己擔任台北市長的重要政績。此次洋洋灑灑列出「新十大建設」,強調自己面對經濟危機的能力與政策推動的決心。不過,卻刻意忽略自己在2010年就提出過的「舊十大建設」的存在,不肯面對其執行進度遲緩或工程延宕情形。就如同「視頻魔術」般,依賴著剪接與特效合成的戲法,把「舊十大建設」變成「新十大建設」,向台北市民掩飾自己的政策失敗。
                                  
研考會主委周德威回應:此次2012年新十大建設為郝龍斌市長為促進經濟、增加就業機會之,考量台北市未來發展之政策。而2010年所提之十大建設,進度都有經由研考會列管,列為政策執行、預算編列的優先性,持續追蹤。